城市微小说:瞎子点灯
时间:2018-01-23 18:08    来源: 未知    作者:王春

(一)


    夜,星光闪闪,灯火阑珊。瞎子阿龙坐守在一个被寂寥笼罩着的一个冥冥黑色的世界。停电后的村子显得异常地静谧清冷。阿龙不知赶集的父亲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孤独的他小心地挪向“老爷柜”,打开抽屉,摸出一支蜡烛和一个打火机,啪哒啪哒打了好几下,才将蜡烛点燃,并插进一个空的酒瓶里。蜡烛微弱闪跳的火苗,虽陪伴着阿龙,却默默无语……
    阿龙的父亲终于回来了。只因在集市上收了张假币,与人吵架,余怒未消,一踏进家门,竟然又冲着阿龙发起火来:这灯谁让你点的?你是个盲人,要远离火烛!再说了,你一个瞎子,再点多少灯,还是白废蜡啊……面对父亲的训斥,阿龙的心像针扎似地难受。他无法想像灯是什么样的东西,被灯照亮的世界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。那晚 ,阿龙挂在眼角的泪珠,似乎被无数盏灯火熏烤着……
    十八岁那年,孤苦无助的阿龙终于憋不住了。他向喝着闷酒的父亲喃喃地说:“爹,我想找点事情做做,娘死得早,你又上了点年纪,我不想让你养我一辈子呀。”父亲叹了口气道:“我还是那句话,你是个残疾人,什么都看不到,万事一双眼,你能干些啥呀!”父亲的回答犹如一道无情的高墙堵在阿龙的面前。此刻阿龙却不顾一切地寻声向父亲扑了过去……父亲猛地一把抱住阿龙:你不要蛮躁嘛,爹哪能不为你操心?不知道疼你?我思来想去,你实在在家里呆不下去,要不去邻庄贾大仙那儿学算命吧;论辈份,他还是你堂房三叔,准不会亏待咱们。听得父亲的一番话,阿龙方从愠怒中稍事平息,心想自己是个苦命的盲人,目不识丁,身不由已,也只好听随父意,不妨先试试看吧。第二天一早,阿龙父子便捎上鸡鸭和一些烟酒直奔贾大仙家去了。
    贾大仙得知是堂兄父子俩登门造访,所托之事自然不在话下,一言敲定;并一边张罗饭菜,一边口若悬河地与阿龙父子侃侃而谈:不瞒大兄弟,当初我并非拜过什么师父……边说边翻出一本卷角泛黄、破烂不堪的书往案头啪啦一拍,嘴微微上撅,喏,它就是我的师父,还是从地摊请来的。说着,一脸的得意。少顷,贾大仙收起笑容,一本正经地对阿龙说:“大侄子,这书嘛对你……没用;如今对我也是聋子的耳朵——摆设。算命嘛,正儿八经靠的是一张嘴。运气好,人来人往,连我家的狗都知情识趣地不叫……咱们午后稍歇会儿,我再把重要的关门过节统统说给你听。”
    阿龙听三叔绘声绘色所讲的东西从开始似懂非懂,到后来竟也觉得神秘可笑,入神地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已到了家家户户张灯的时分。“该开灯啦。阿龙啊,开关就在你身后。”三叔对阿龙吩咐说。可阿龙在身后摸来摸去……在心急、手忙脚乱之时,灯突然亮了,尽管有些昏暗、摇曳。贾大仙意犹未尽地对阿龙爹说:“大兄弟,侄少虽然……嗯……还行,还行……”。
    人们往往相信名师出高徒。阿龙算命的事不径而飞,不久便有人找上门来。来者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农妇,说是替姑娘婚嫁成否求个定数。其实阿龙心中无底,只好按三叔口头传授的套路先询问待嫁姑娘的生辰八字,然后套问求者希望嫁到何方,此前未能如愿必是生肖相克等一连串让人摸不着头绪、将信将疑的所谓“行话”。谁知来者是个急性子,直逼阿龙说:“我家要订的这门亲究竟方圆在哪里?……”人们常说做贼心虚,而算命更是无中生有。此时的阿龙头脑一片昏乱,瞠目结舌,脑门冷汗涔涔,半晌才缓过神来,连头都没敢抬,红着脸对来者说:“你还是找我三叔去吧,他显灵,算得准。”
    出道不利,足让阿龙心灰意冷,深感谋事立足之难。他渴望内心燃一盏灯,温暖照亮自己,说敞亮的话,做光明的人。
 

(二)


    阿龙直接与父亲摊牌,说算命这事他干不了。这当然也在阿龙父亲的意料之中。他从未指望过儿子能干出一些事来,安安稳稳在家里算了,毕竟双目失明,可想不到的是居然还长着一张笨嘴。
    说来也巧。邻庄有一个搞杂耍的金爷正想找个帮手,接接拿拿,框框人气,必要时作些陪衬,垫垫场子,哼几首调子,学个驴喊马叫什么的。谁知金爷的野小广告墨迹未干,听到这一消息的阿龙也不招呼父亲一声,赶忙乘坐“马自达”便直奔金爷家去了。
    金爷见来人虽然年轻,但双目失明,大失所望,连连摇头:你一个大小伙子,干这个无非就是流浪卖唱,装疯弄傻,舞刀使棒……低三下四的,比要饭的好不到哪儿去,不大合适吧?“唉,大伯哇,我是一个连自个儿都不认得的人,我还在乎什么呀?你就行行好,收下我吧,我还有一双手,我要用它养活自己。”阿龙说着,不禁潸然泪下。金爷见此情景,心生怜悯:那好吧,你先跟我学练一些唱腔与口技,再模仿模仿当下时髦的歌曲……咱们先在本乡的小镇上试试再说。
    阿龙他爹得知儿子跟定金爷学徒卖艺,游走江湖,心中仍然没底。他晓得儿子大了,即使用再粗的绳,也捆不住人,拴不住心;无奈之下,向阿龙放出了狠话:你要么继续在家呆着,要么混出点名堂回来,可别丢人现眼的外死外葬!……
    小镇的夜晚,一轮残月吊在天空。在一个打了烊的商店门口,阿龙一手提灯,一手握住喇叭,大声呼叫开来:“都来看,快来听啊,各种扬剧小调、流行歌曲、神变戏法、学猪牛鸡鸭雀子叫,样样有哇……”金爷更是把锣鼓家伙敲得震天炸响,尔后又摇头晃脑,浑身律动地拉起二胡,一曲充满乡情、节奏欢快的“杨柳青”着实把茶余饭后无所事事的人纷纷招引了过来。随着各种表演的花哨与噱头,地上摆放的那个搪瓷钵子不时地有咣当咣当的钱币掷入……那一晚,他俩居然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    过了八月十四,恰逢小镇集市。金爷领着阿龙又如往常一样摆下了场子。阿龙他爹正巧也去赶集,做完买卖看天色还早,便混进人圈,看个热闹。只见金爷向众乡亲行江湖拱手作揖之礼:下面有请阿龙向大家唱上一首流行歌曲《明天会更好》。胡琴起声“过门”之后,阿龙亮开嗓门如溪水潺潺般唱道“……春风不解风情,吹动少年的心……,让这茫然的世界,孤独地转个不停……”。围看的年青人被歌声所打动,不知不觉地也和着阿龙哼了起来,产生了一种深沉的共鸣。然而歌中一句“慢慢张开你的眼睛”,却让在场所有的人鼻子一酸,眼睛湿润开来。此时不作美的天公,忽然飘起了细雨,自然曲终人散。阿龙他爹偷偷瞅着儿子跟着金爷蹒跚远去的背影,扭头走进风雨交加、悲喜交加的返家之途……
    在镇子上玩了几场之后,不论收获多少,金爷觉得阿龙挺卖力,多少尚能派上用场,高兴之余,决定再领阿龙到城里去闯荡闯荡。金爷从收废品的那里淘得一辆比以往更大的人力车,敲敲钉钉,修修补补,驮着阿龙和所有“行头”以及必需的生活用品,一边卖艺,一边赶路,足足折腾有半个来月,终于踏进了城门。金爷已好些年没进过城。城里的变化很大,一片喧嚣嘈杂,歌舞升平。阿龙感觉师父的车走走停停,哪里晓得城里到处车水马龙,街灯璀璨。他们拐进一个算是比较僻静的小巷,找了一家廉价的小旅馆,在那休整了一天。第二天下午,他俩铆足了劲儿,瞄上了一个硕大的狂笑放荡的美女广告牌,把车搁在牌后,一番准备,旁若无人地拉开了序幕。
    令他俩意想不到的是,不少行人不屑一顾地同其擦肩而过,更有人把他俩当成乞丐,出于同情,丢下些零钞便匆匆离去,只有少许看上去年岁大的凑上去一看究竟:哦,原来是玩卖唱、杂耍的;姑且耐住性子围着他们权作消遣。然而板凳还没焐热,一下子来了几个城管,一顿盘问,还催查身份证……最后给他俩甩下一顶“妨碍交通,影响市容”的帽子,责令遣返回家。显然,他们这次搞砸了。虽不是千里迢迢,“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但风尘仆仆,颠沛流离,最终白跑了一趟。无奈的他们,还能在一起走下去吗?
 

(三)


    金爷不无遗憾地对阿龙说:“龙儿,眼下世道比咱们的戏法变得还快,咱们跟不上趟喽。我送你回老家吧。”阿龙咬着牙,嗫嗫呶呶地应道:“师父,我不想走,拜托你给我爹捎个信儿,没有爹娘的呵护,我也要活着;你让我爹放心,说我一定能养活自己。”“好吧,我的好徒儿。在我回去之前,我把你托附给我的师弟,你去一个叫灯塔的学校找他……”。
    临别,阿龙深情地、哽咽地为师父金爷唱了一首《流浪歌》“——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,没有一个家;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,把我的泪吹下……。”金爷吃力地拉起车,载着阿龙凄美的歌声,走远了。
    且说阿龙一路打探,一路摸索,最终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找到了那所学校,并与改行在校当门卫的老余接上了头。老余十分同情阿龙,留阿龙过宿、吃喝、洗澡……一切就像在家里一样。为防人多嘴杂,老余就让阿龙假扮自己的外甥,让外人以为不过为了投亲或有个照应罢了。就这样,阿龙便又安顿了下来。时间一久,阿龙在老余的帮助下也学会了做不少力所能及的事。加上阿龙懂得感恩,给人的感觉这盲人小伙挺勤快:开校门,收快递,打铃敲钟,帮忙抬倒垃圾……从不嫌麻烦苦累。校总务过意不去,特地为阿龙申报了一笔生活费。
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又到了学校高三毕业班备战高考的关键阶段,挑灯夜战,顺理成章,势在必行。可就在这一当口,劳累过度的老余当班的那天傍晚突发脑溢血送医急救;夜读自习的学生几乎已涌入各个校舍。……夜色的苍茫,往往带给人们一种莫名的躁动与不安。不少人心犯嘀咕:莫非停电啦?害死人哪!于是一个个电话打进了传达室……。此刻,双目失明的阿龙猛然醒悟,这才是真正的天黑呀!他不顾一切地扑向老余常常指点的那面墙,从南往北,至上而下……心中唸叨着老余亲口告诉他的各个楼层、具体教室所属供电按钮的走向:一、三、五、七;四、六、八、十……阿龙全摸着了,并一一依次推合,瞬间,整个校园的灯宛如“多米诺骨牌”流星般地刷刷地亮了。
    在一片欢呼雀跃、朗朗书声之中,校总务科长老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:……尽管老余倒下,瞎子也能点灯!
        ……
(作者简介:王春,男,江苏高邮人。平素爱好写作,有散文、小说、诗歌、新闻发表于《中国建材报》《江苏自学考试报》《扬州日报》《高邮日报》等报刋以及网络、电台)
 
 
 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紫风网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网站律师 | 会员注册 | 紫风答疑

版权所有:紫风传播网 紫风传播有限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