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紫风微博
真水无香:读沈鹏诗集《三馀再吟》
时间:2013-05-28 08:22    来源: Sohu    作者:fys

紫风网讯
 

  钟声回荡夜迟迟,过往客船江月思。

  阅尽古今无限事,寒山化育一身诗。

  自作诗(书法)沈 鹏

  西湖,200多年前的一个冬日,快雪初霁,没有了波光潋滟,没有了丝竹繁管,没有了山岚轻起,在空茫与苍凉间,“西泠八家”之一的蒋仁感怀悠悠天地,乘兴刻下印章“真水无香”。那一刻,中国美学和艺术观念中的大巧若拙、寂寞求音妙然相通。

  北京,一个雪后初晴的日子,接到沈鹏先生寄来的新版诗集《三馀再吟》,在皑皑大地安详静谧之间,捧茶品读那一行行诗句,感怀古今诗韵之鸣响,别有意趣。

  “此地尘嚣远,萧然夜雨声。”那是诗人对多年前一个春夜独居斗室静读时心境的回味;“稼穑歧黄炎帝业,生民至要是生存。”这是沈先生8年前过访炎帝陵时生发的感怀;“和约分疆留重宝,只今大统众心归。”这是作者13年前访台北故宫博物院赏《散氏盘》时笔墨下的心情激赏。

  沈鹏先生爱诗,爱得脱俗,但不出世。每每动笔,总是发乎情,缘于心,是诗意的自然流露。北宋词人周邦彦精通音律,其词章法严密,工整和谐,遣字运句活脱圆融,王国维却指出周邦彦用心太细,求之过苛,难免雕琢,丧失天真的活力。他说“大家之作,其言情也必沁人心脾,其写景也必豁人耳目,其辞脱口而出无矫揉装束之态,以其所见者真,所知者深也”。

  沈鹏先生的诗句并非字字珠玑,但直抒胸臆,有感而发,清新自然。“寂坐池塘欲破纹,东风拂断远山痕。春归病懒疏摇管,淡味潜从纸上生。”这首诗生动再现了诗人当时的情境心态。再读诗人笔下的“咸亨酒店”,“有客皆西服,无人着布衫。回香豆增价,绍酒性微甜。黑板无馀债,红绫不负廉。门前孔乙己,顾影自羞惭”。这首诗音节和谐圆满,形象有趣生动,诗人以幽默的笔触描绘了咸亨酒店的变迁,给读者留下甘长回味。

  中国艺术强调无法而法,最高的法就是顺乎自然,不劳人力;唐代皎然在《诗式》中说:“诗不假修饰,任其丑朴,但风韵正,天真全,即名上等”。从人工秩序中逃遁,从法度中寻找自由,这是诗人贴近生命,师法自然的态度。

  沈鹏先生说,为了表达“情”,作诗所需要的一切包括技巧在内的“寄托”必不可少,但都围绕“情”为基点,为归宿。“欺情以炫巧”最要不得。以真情实感作导引,诗不粘附诗人成为“第二生命”,而与诗人全身心合为一体,即诗人本身。“诗言志”,说到底是“情”,穿透本质,超越时空,对当下的启示不会减弱,从古人的遗训中寻求现实意义,才体现出今人的智慧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