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共南京市委机关刊物
国际标准刊号:ISSN 1671-3605
国内统一刊号:CN21-1622/D
邮发代号:28-286
官方网站:www.zfancy.net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陵瞭望电子版 > 201811 >

电视机的趣事

袁梅林
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见诸各类媒体的相关文章,也唤起了我有关电视的记忆。

40年前,在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电视机长啥样的时候,我已有幸成为较早的一拨电视观众。那一年秋季开学后,我们学校不知从哪弄来一台电视机,就放在小会议室里,由教体育的丁老师负责保管。从此以后,单身的小丁老师周末也不急着回家了,晚上带着那帮跟他打篮球的高中部男生,一起躲在小会议室里看电视。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,很快消息不胫而走,校内外越来越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来蹭电视,周末晚上,原本清静的校园人影晃动,紧闭的校门外还有人爬墙头向里张望。我因为家就住在校园里,变得吃香起来,不断被求帮忙“开后门”。

看电视的场面就更感人了,二三十平方的小会议室里,黑压压的一屋子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巴掌大的小荧屏,大气都不敢喘,倒不是内容多扣人心弦,是因为稍有一点震动,屏幕便哗哗地没了图像,这时丁老师就赶紧去调那两根蜗牛角似的天线,好不容易调好了,手一松屏幕又上下翻起跟头来。就是这活受罪的电视,没有一个人舍得中途退场,每次都是看到屏幕出现“再见”两字,观众们才意犹未尽地起身。

那时的周末成了我最盼望的日子,周末的晚上,我还从家里翻出一副不知哪来的宽边眼镜,每次看电视时都煞有介事地戴上。那时在我们眼里,戴眼镜是一件很有派头的事。人家戴眼镜是把模糊的看清楚了,我戴上眼镜是把清楚的看模糊了,而且还伴随着头晕目眩。

上世纪80年代的第一个寒假,是我最期盼的一个假期,因为家里买了一台12寸的黑白电视机。一想到这个假期终于可以在自己家里随心所欲地看电视了,已在外住校的我就激动得无心上课,每天掐指巴望着寒假快点到来。其实后来的感觉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美,因为没有多少节目供你随心所欲地看。记得由一群西部牛仔打扮的年轻人抱着吉他弹唱的《红河谷》,在仅能收看的几个频道翻来覆去地播放了很长时间,至今听到这首歌的旋律都有一种亲切感。

随着黑白电视机的迅速普及,彩色电视机成为人们新的追求。但那时彩电价格很贵,而且凭券供应,所以对寻常百姓来说彩电还是奢侈品。邻居陈伯伯当年的老友从美国回乡探亲,感念陈伯伯对其老母的多年照顾,送给他一台进口大彩电,这在当时真是件了不得的事,但却让陈伯伯犯了难:这台彩电儿子女儿都眼巴巴地盯着,孙子和外孙女一般大,给谁是好?最终陈伯伯还是把彩电给了孙子,为此女儿有一年多没登父母和兄嫂的门。

等到上世纪80年代末我结婚的时候,彩电早已不是啥稀罕物了。我成家以后,添置的电视机前后加起来有6台,结婚时买的是18英寸的熊猫牌彩电。后来,一台不够看,又添置了一台21英寸的长虹牌彩电;再后来,嫌这两台电视机太小了,又先后换成29英寸的进口松下和索尼彩电;再再后来,这两台笨重的台式电视机又被49英寸超薄液晶电视和55英寸高清智能电视所取代。

买新电视机不费事了,处理旧电视机倒成了难事,特别是那两台29英寸的大家伙成了烫手山芋。有天看到楼下有收废品的,忙问他电视机要不要。收废品的男子还有些不情愿,掏了20块,丢句话:“能卖就搬走,不行就算!”我一听真是喜出望外!我原来是准备如果他不要,就掏20元请他搬走的。

如今,电视机越来越高档,电视节目越来越丰富,而小小电视的变迁,不正是我们国家改革开放40年来,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缩影吗?!

 

(作者单位:南京市纪委监委)

责任编辑:蔡  轶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金陵瞭望-钟山评论微信公众号
打开微信,点击右上角“扫一扫”,
立即获得更多时事评论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